新聞資訊

17年工匠打磨 口碑相傳 見證實力

首頁 > 唐能新聞 > 詳情

語言服務業發展與啟示

發布時間:2014-04-15 11:52:05 作者:唐能翻譯 分享至:

  語言服務業包括英文翻譯公司與本地化服務、語言技術工具開發、語言教學與培訓、多語信息咨詢等四大業務領域。在我國,語言服務業的行業地位在“2010中 國國際語言服務行業大會”上首次得到官方認可。 從2012年起,中國翻譯協會和中國翻譯行業發展戰略研究院聯合發布年度《中國語言月艮務業發展報告》, 這標志著作為中國優秀文化和科技成果“走出去” 戰略的功能載體及國際服務外包市場的重要組成部 分,語言服務業已經得到政府部門和學術界的重視。
經濟全球化和信息技術的不斷進步使高質量的語言服務成為可能。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跨國公司是國際生產體系中積極、活躍的主導力量,也是語言服務業重要的服務對象。以中國為例,外資企業占中國語言服務業務總量的21.5%,居各類客戶群落之首(中國譯協等,2012 : 27)。
1.語言服務業形成的原動力
  19世紀60年代,資本主義從自由競爭逐漸向壟 斷階段過渡,“過剩資本”的大量形成推動了資本的 國際流動,跨國公司應運而生。跨國公司的出現,促使國家、區域、企業的經濟發展模式和發展路徑迅速分化。二戰結束后,跨國公司更是得到了迅猛發展。 以2010年為例,跨國公司控制了全球40%的生產活動,當年創造出16萬億美元的附加值,約占全球 GDP總量的25%,僅跨國公司海外分支機構所創造的附加值就超過全球GDP總量的10%及產品出口 的33%。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發展中國家的跨國 公司實力在迅速增強,國際資本流動已經由原來發 達國家之間和發達國家流向發展中國家的傳統模式演變為相互投資模式。
  跨國公司以外商直接投資(FDI)形式進行海外擴張初的目的是利用東道國廉價的資源(原材料、 能源制品、勞動力等)生產勞動密集型的中間產品或者終產品,以此獲得規模經濟或者降低生產成本,其產品銷售到東道國以外的其他地區,屬資源尋求性(resource-seeking )投資。我國改革開放之初 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資就以此類居多,盡管能夠創造稅收和就業機會,但技術外溢、示范效應均較低,與東道國的產業和文化關聯更是幾近于無。隨著發展 中國家經濟崛起,東道國市場的重要性開始凸顯,跨 國公司開始進行市場尋求性(market-seeking)投資, 產品主要投放當地市場。市場尋求性投資能夠產生更好的示范效應、競爭效應、產業關聯,同時其產品也必須滿足東道國對語言、文化、法律法規的具體要 求。可以講,跨國公司市場尋求型投資帶來的本地化作業流程構成了穩定、直接的語言服務市場需求。
  在企業層面,成本優勢和產品差異性是企業競爭優勢的主要表現,企業競爭歸根結底是“價值鏈” 的競爭(Porter, 1990: 70)。“價值鏈”連接了一個企業生產特定產品的所有環節。邁克爾?波特將“價值 鏈”上的活動分為“基本活動”和“支持性活動”,前者與產品生產、經營直接相關,后者則僅起輔助作 用。在企業眾多的“價值鏈”活動中,并非每一個 環節都能夠創造價值。那些真正創造價值的基本活 動是價值鏈的戰略環節,應該留到本企業內部,而支 持性活動可以外包的形式從外部經濟網絡中獲得(王 傳英,2005: 26-27)。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 絕大多數核心產品與語言無關的企業都是從外部獲 取非戰略性的語言服務,這也正是語言服務外包伴 隨市場尋求型投資的增多而迅速興起的客觀原因。 近年來,歐洲、北美、亞洲分列全球語言服務市場份 額的前三甲,而上述地區也是外商直接投資集中 的區域。就我國而言,語言服務企業集中在外商投 資密集的東部沿海地區,北京、上海、廣東、江蘇四 省市占到全國總量的69.8%,其中僅北京、上海兩市 就占55.6% (中國譯協等,2012 : 21-22)。
  包括中國在內的少數發展中國家對外投資近年 來迅速增加。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估計, 2011年中國吸引外商直接投資達到創紀錄的1240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也高達650億美元(WIR, 2012: 5)。中國對外投資的增加意味著中國企業在海外市場的本地化服務需求也會相應擴大。與此同時,經濟地位的不斷攀升勢必催生國家“軟實力”建設,中國語言、文化在海外傳播,越來越多文化產品、科技成果走向世界,都為語言服務業的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1970年代開始升溫的跨國公司市場尋求型投資 是語言服務業興起的原動力,企業的“價值鏈”管 理則在微觀層面為語言服務市場創造了有效需求。 可以肯定,隨著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對外直 接投資的增加及更深層次的跨文化交流,全球語言 月反務的內容和市場需求將會進一步呈現多元態勢。
2.全球語言服務業發展概覽
  卡門森斯顧問公司(簡稱CSA)把語言服務企業定義為“擁有兩位及以上專職雇員、提供與語際信息轉換有關的服務或技術的企業”。CSA統計,2013 年全世界共有來自154個國家或地區的27668家語 言服務企業,當年語宣服基業總產值預計為347.78 億美元。2008至2012年的5年間,除2011年外,語 言服務市場的年增幅均在兩位數以上(CSA,2012: 2)。全球語言服務業的發展具有以下顯著特征:
(1)語言服務市場地理分布不均衡
  按營業額計算,是2013年全球大的語言服務市場,市場份額高達48.75%,其次是北美(35.77%)和亞洲(11.38%)。與此相反,大洋洲、拉美和非洲的語言服務市場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與市場份額相適應的是,全球57.83%的語言服務企 業集中在歐洲,而位于北美和亞洲企業的比例則分 別為18.31%和14.76%。實際上,作為以提供特定專業服務見長的行業,語言服務業對主體經濟的依附體現在其市場份額與區域經濟表現高度相關。隨著 美國經濟增速放緩和從阿富汗、伊拉克逐步撤軍,與 2011年相比,2013年北美語言服務市場的跌幅接近 14%,而經濟持續不景氣的南歐則由2010年的7.67% 下滑至2013年的3.4%。與此相反,經濟增長向好的 西歐、北歐和亞洲市場份額迅速擴大。
(2)企業主體是中、小、微型企業
  根據全球語言服務業的實際情況,結合國際通行標準,可以將專職雇員人數在50人下的語言服務企業定義為中小企業,其中雇員數在5人及以下的 屬微型企業,6-20人的是小型企業,21-50人的是中型企業,51-500人的是大型企業,而像萊博智、HP ACG、TransPerfect、SDL這些雇員總數超過501人的企業可算作本行業的特大型企業。
  按此標準,2013年全球語言服務業65.37%的 企業是微型企業,26.52%是小型企業,6.55%是中型企業,中、小、微型企業占到總量的98.44%,大型 及特大型企業的比例只有1.61%。值得一提的是,全 球94.53%的語言服務企業是私營企業,即使在名列 2013年全球語言服務業前100強的103家企業中,私營企業的比例也高達89.3%②。
  語言服務企業的經營績效隨企業規模不同而相 差懸殊。以2013年為例,首先,微型企業來自每家 客戶企業的營業額平均只有0.39萬美元,小型企業 為0.7萬美元,中型企業為1.3萬美元,大型企業為 2.93萬美元,而特大型企業則高達23.3萬美元。其次, 微型企業每位項目經理實現營業額平均為18.2萬 美元,小型企業約為27.2萬美元,中型企業為33.6 萬美元,大型企業為62.8萬美元,特大型企業則是 380.9萬美元。再有散型企業的人均銷 售額只有29萬美元,而在特大型企業則為428.5萬 美元,其間竟相差14倍。由此可見,中、小、微型企 業與大型及至特大型企業相比,在資源條件、獲利能 ,力等方面都相差懸殊,這無疑會對語言服務業整體 市場競爭力產生較大的負面影響。
(3)行業高度分散,企業間差距明顯
  2013年,列入CSA《語言服務市場報告》前 100強的103家企業總營業額為44.3億美元,雇員 總數為41066人,企業人均營業額為10.8萬美元, 平均雇員數是399人。與此相比,語言服務業的主 要服務對象,即全球排名前100位的跨國公司2011 年的總銷售額達87740億美元,雇員總數為1538萬, 企業人均營業額為57萬美元,平均雇員數15.38萬。 與真正的跨國公司相比,即使語言服務業的這些龍頭企業也仍舊有巨大的上升空間。
  筆者依據CSA在2013年《語言服務市場報告》 中公布的2012年實際數據,使用國際通行的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③(HHI指數)計算前100強企業的 產業集中和市場競爭強度。結果發現,這103家企業 的HHI指數是7.53,而排名前10的語言服務企業的 HHI指數為6.87。由此可以得出兩點結論:1)全球語言服務業高度分散,單一企業控制市場的能力很弱,只能被動地接受市場給定的語言服務價格,這也表現在世界30種主要語言的筆譯市場價格在2008 至 2012 年間下跌了41.58% (CSA,2013 : 9)。理 論上講,即使這103家企業合并成1家也未必會引 起美國政府的反托拉斯調査;2)該行業已經出現兩 級分化趨勢,排名前10的企業的整體實力和市場影 響力遠高于其他企業,市場進行大規模產業集中的條件已經具備。
  具體地講,在2013年語言服務業100強企業中, 排名前10的企業營業額均超過1億美元,其中萊博智以4.57億美元位居榜首,其次是HP ACG (4.2 億)和TransPerfect ( 3.42億)。上述10家企業的平 均營業額是2.48億美元,平均雇員數是2325人,而 排名居后10位的企業¥均營業額只有587萬美元, 平均雇員數40人,與前10家企業相差甚遠。另外, 在100強企業中,年營業額低于100強平均數(4301 萬美元)的企業比例高達80.6%。語言服務業龍頭 企業之間在經營績效和企業規模上存在如此大的差 距,客觀上也表明該行業要想實現跨越增長,企業 間的并購整合勢在必行,而有“一定技術特點或領域優勢的公司往往成了并購的熱門對象”(韋忠和,2012 : 71 )。
(4)語言服務內容多元化
  表1顯示,傳統的筆譯和現場口譯業務依舊是 語言服務業重要的業務領域,2013年市場份額占57%。近年來,一些與本地化服務有關的業務領域④,如網站國際化、多媒體本地化、軟件本地化、國際化 服務、創譯、國際化測試、機器翻譯譯后編輯等保持 了相對穩定。2013年,上述本地化服務內容的市場 份額合計為25.81%,超過了現場口譯,成為語言服 務業的第二大業務類別。與此相反,翻譯技術工具 (含口、筆譯工具)在語言服務業的比重卻不到5%。 CSA在綜合分析2010至2013年四年的數據后指出, 筆譯、網站國際化、軟件本地化、現場口譯、多媒體 本地化是增長快的業務領域。隨著語言服務內容 的多元化,語言服務企業的商業經營也會經歷重要 調整和變化:
  1)語言服務專業性增強。為了打造本企業的“核 心能力”以應對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越來越多的語言服務企業將主營業務集中在少數擅長的專業領域。CSA用從特定業務獲得50%以上年營業收入企業的 比例來測度服務的專業化程度,結果發現2013年主營業務是筆譯和現場口譯的企業比例分別為68.34% 和14.13%,隨后是軟件本地化(3.51%)、筆譯技術 工具(2.1%)、多媒體本地化(1.8%)、網站國際化 (1.7% )、國際化測試(1.7% ),而視頻口譯只有0.5%。 這說明在世界范圍內,傳統的筆、口譯仍舊是大多數 語言服務企業的主營業務,真正能夠提供本地化服 務及包括電話口譯、視頻口譯、影視翻譯等新興業務企業的數量非常有限;
  2)企業不斷開拓新的業務增長點。語言服務 企業在提升本企業服務專業性的同時,也在積極開拓新的“高附加值”業務領域。CSA的研究發現,2013年69.34%的語言服務企業提供網站國際化服務,提供軟件本地化,多媒體本地化企業的比例分別為65.23%和61.52%。從提供相應服務企業企業所占比例的變動來看,增幅快的六大業務領域依次為創譯,筆譯技術工具,機械翻譯譯后編輯,多媒體本地化,國際化測試,網站國際化。由此可見,本地化服務已經成為相當一部分語言服務企業實現經驗轉型和產業升級的主要路徑。
 表1:語言服務業主要業務領域市場結構變化
   (單位:百分比)


  (資料來源:Common Sense Advisory, The Language Services Market: 2013,p. 47 )
3.我國語言服務業發展的機遇與挑戰
  戰略管理學派創始人、哈佛商學院教授邁克爾?波特采用著名的“菱形理論”(The Diamond Theory )⑤來闡釋行業競爭力的形成機制。波特認為,任何一個行業的競爭力都受四大決定因素的支配, 分別為需求條件、要素條件、相關或支撐型產業發展 和企業的戰略、結構與競爭。上述四種決定因素的 具體內涵為(Porter,1990: 71 ):
  需求條件:市場對某一產品或服務的有效需求, 是行業發展的客觀依據;
  要素條件:企業為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求得 生存和發展所不可或缺的人力資源、技術基礎設施 等,而“挑剔的用戶”的存在對于改善要素條件至關重要;
  相關或支撐型產業:特指提供上游中間產品、技 術資源及其他生產要素的供應商的市場競爭力;
  企業的戰略、結構與競爭:企業為了應對市場競 爭而采取的具體企業組織形式和發展戰略(包括國際戰略)。
  在菱形結構中,某個決定因素的實現必須同時依 賴其他因素的增進,所以該結構具有自我加強(self?reinforcing) 的結構特征。除了上述四大決定因素 外,行業所面臨的重要發展機遇和政府的產業政策 也是直接影響行業競爭力的兩個關鍵變量(王傳英, 2005 : 25)。利用“菱形理論”可以恰當分析我國語言服務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1)需求條件非常有利
  我國是發展中國家中接受外商直接投資多的 國家,截至2011年底,累計實際吸引外資11643.92 億美元,其中開拓中國市場為目的的“市場尋求型” 投資占較大比重。隨著綜合國力的迅速增強,我國也 逐漸成為對外投資大國,累計對外直接投資4247.81 億美元,對外承包合同金額8212.47億美元。在文化交流方面,僅2011年一年,圖書期刊報紙、音像電 子出版物、影視節目的進出口總額就達到76.7億美 元。近年來,我國還主辦了包括奧運會、亞運會、世 博會、世界園藝博覽會在內的一系列大型經貿、文化 和體育活動。毫無疑問,如此大規模的國際文化、經 貿交流所產生的語言服務需求是推動我國語言服務 業快速發展的直接動力。據統計,截至2011年底, 我國共有語言服務企業37197家?,從業人員119萬 人(其中譯員64萬人);2011年創造產值1576億 元,今后幾年年增幅預計可達15% (中國譯協等, 2012 : 7-10 )。
(2)要素條件不容樂觀
  在技術層面,我國語言服務企業近三年來購置翻 譯技術產品的支出占營業額的比例已達14.79% (同 上:28 ),包括 Trados、SDLX、Passolo、Catalyst、 雅信CAT、Xliff Editor在內的技術工具得到廣泛應用。但是,語言服務業出現的服務分工多樣化、精細 化趨勢促使語言服務人才市場出現“結構性失衡”, 即低端的口筆譯市場供大于求,而高端市場,如本地 化服務、翻譯項目管理、文化及科技產品外譯、會議 口譯(同聲傳譯)等則供不應求,而且職業“進入 門檻”很高。研究表明,翻譯項目經理、高級譯審, 專家級高級翻譯是我國語言服務業的急需人才,與本地化服務有關的技術寫作人員、技術經理、文檔排版員、多媒體工程師等市場缺口也很大(王傳英,2012 : 68 )。
(3)上游產業智力支持亟待提升
  語言服務業包括所有從事多語信息轉換及關聯服務的機構(中國譯協等,2012 : 3),涵蓋與語言服務有關的整條產業鏈。語言服務企業雖處于該行業的“核心層”,但產業鏈上游的高等院校、研究機 構的智力支持對于培育行業整體競爭力來說卻至 關重要。我國高校翻譯教學長期以來偏理論、輕實踐,應用翻譯研究與人才培養無法滿足語言服務業 發展的需要,這也是造成語言服務人才市場“結構 性失衡”的一個主要原因。2007年啟動的翻譯碩士 (MTI)教育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上述局面,但很多MTI培養單位受辦學思路、市場定位、教學資 源、翻譯實踐機會等諸多因素的限制,人才培養趨同 現象嚴重,所謂“校企合作”很大程度上也僅僅是 培養單位單向地從企業獲得其不具備的教學資源(如實戰經驗豐富的師資、教學材料、翻譯實踐機會等), 優勢資源雙向互動的初衷并未真正實現。
(4)企業面臨重要戰略轉型
  我國語言服務業的企業主體是廣大私營的微、小型企業。據統計,注冊資金在50萬元以內的企 業占總量的75.9%,注冊資金在1000萬元以上的僅 占1.6%,盡管企業數量眾多,但規模小、市場競爭 力弱,主要表現有:1)獲利能力差。2011年全球語 言服務業雇員⑦人均營業額是91680美元,我國企業 僅為37869美元,遠低于國際平均水平;2)生存率 低。我國語言服務業經歷了兩輪快速增長,時間上分別為2000-2003年和2008-2011年。按企業數量增 長計,第一輪年均增長率為32.9%,第二輪為21.1%。 但企業成立3-6年后即進入消亡高峰。2004-2007年 間,我國語言服務業企業年均消亡增長率高達38.1% (同上:26); 3) “同質化”競爭嚴重。微、小企業 的同病是人才、資金匱乏,企業技術投入少、國際化 資源不足,無法引入高附加值業務和進行商業模式 創新。大量企業集中于低端的口筆譯業務,服務內 容“同質化”滋生的惡性競爭不可避免地造成服務 價格下滑、質量下降;4)大型企業數量偏少。盡管 我國擁有全球大的語言服務企業群體,2013年僅 有4家語言服務企業⑧進入全球100強,分別為文思 二海輝(16位)、華軟通聯(24位) 、傳神(33位)創思立信 (69位),另有四川語言橋和博芬軟件進入亞 洲30強。這與我國整體經濟實力和新興大國地位極相稱。
  我國語言服務業擁有經濟全球化和國家改革開放持續深化所帶來的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作為中國外向型經濟發展和“軟實力”建設的重要功能載 體,國家將肯定給予更多的政策傾斜和抉持措施,這些都是對語言服務業極為有利的外部條件。為了不斷提升市場競爭力,從企業層面上講,以資產并購的方式進行適度的產業集中獲得跨越式增長既有必要,很多企業也有此意愿(韋忠和,2012: 71)。另外,現階段我國語言服務企業在特定細分市場和專業領 域尋求相對競爭優勢也是明智之舉(同上:74)。
4.兩點啟示
根據我國語言服務業的現狀,筆者就制約其發展 的兩個深層次問題提出相應的政策建議:
(1)擴大業界與學朮界的交流合作
  縱觀世界范圍內其他成熟行業的發展軌跡,我們可以得出兩個常態性規律。一是當這些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后,龍頭企業必定通過大規模、經常性的資 產并購獲得跨越式發展;二是業界通過與學術界的 深度合作獲得重大技術突破,并將行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關鍵現象、行為和一般性規律進行理論抽象,從而提高行業整體治理水平和企業評估、防范風險的能力。就語言服務而言,訴年來我國一些優秀企業通過與高校合作,開始將市調研、營銷策劃、二次創意等非語言內容整合到語言服務中,由語言服務供應商轉變為“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服務附加值大幅提升。不可否認,高校在基礎理論研究、行業發展分析、關鍵技術研發、跨學科聯動、國家級重大科研立項等方面都享有獨特優勢。在更高的學術層面上開展校 企合作是雙方真正做到互利、共贏的必由之路。
(2)強化行業協會的指導地位
  我國現階段語言服務業的治理困境一是在于其 行業地位尚不明確,二是中國譯協雖然是唯一的全國性翻譯社團組織,但對行業不具備實質性和約束性的公共行政管理權限,只能提供必要指導(王隆 文,2012 : 62)。另一方面,鑒于我國語言服務業絕大多數企業是中、小、微型企業的現實,結合發達國 家行業協會的運作經驗,可以考慮將譯協的工作重心放到營造使企業能夠普遍受益的“外部性”上, 包括:①進行深入的語言服務業調研和專題研究,為政府決策部門和語言服務企業提供全面的、具有 前瞻性的決策依據;②依據新時期語言服務業涵蓋的實際專業領域,制訂相應的工作標準和規范;③ 組織專業培訓,大幅提升語言服務業從業人員的專業素養和職業道德標準;④促進語言服務企業與高 校等科研機構的學術合作,對語言服務業的關鍵技術進行論證,整合優勢研發團隊申報國家重大科技攻關項目;⑤推動語言服務立法,盡早實施企業行 業準入標準和從業人員執業資格認證制度。
  作為社會經濟發展的基礎性支撐行業,語言服 務業不但是經濟全球化所引發的大范圍勞動分工的 結果,也日益成為國家、民族間文化和社會聯系的紐 帶。2013年國際翻譯日的主題被確定為“跨越語言障礙、回歸同一世界”,而這也正是語言服務業發展 的根本目標和不可推卸的歷史使命。
*本論文接受2013年度天津市哲學社會科學研| 究規劃項目資助(項目編號:TJWW13-003 )。
注釋
①2011年香港特別行政區對外直接投資為820億美元。
②2013年共有103家企業入圍全球語言服務業前100 強名錄,其中第77位的澳大利亞VITS Victorian I Interpreting and Translating Service 公司的性質是“國有” | (government-owned ),故算作非私營企業。
③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Herfindahl-Hirschman Index, I 筒稱HHI)是測度某一行業產業集中程度的綜合指數。HHI指數是特定行業的市場競爭主體(主要是規模較大的廠商)所占行業總收入或總資產百分比的平方和,通常介于0-10000之間。HHI越高,市場集中度就越強, 而當HHI為10000時,市場就被完全壟斷。根據美國司法部的標準,HHI高于1000即意味著市場巳經出現 某種程度的壟斷,而HHI低于500則表明該行業高度 分散且趨于完全競爭的市場結構。
④本地化是跨國公司將特定產品轉化成語言、文化和法律內容上都符合不同目標市場需要的生產活動。從提供本地化服務的角度講,軟件本地化、網站國際化、多媒 體本地化、國際化服務、創譯、國際化測試、機器翻譯 譯后編輯等實際上都是本地化服務的組成部分。
⑤有文獻中也稱“鉆石理論”。
⑥此數字包括同一企業在外地設立的分支機構。
⑦指語言服務企業雇傭的專職工作人員。
⑧此統計未包括臺灣地區。

在線下單
需要可靠的翻譯服務?具體咨詢,請致電唐能
400-693-1088
也可以輕松下單,快捷方便,唐能會有專業的翻譯客服主任在24小時內聯系您
微信客服
返回頂部
Copyright 2006-2012 Talking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
夜色福利院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