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17年工匠打磨 口碑相傳 見證實力

首頁 > 唐能新聞 > 詳情

電影字幕翻譯不要把牙慧當幽默

發布時間:2013-05-06 16:33:19 作者: 分享至:
翻譯縱有千種流派、萬種理論,其基本功能應該是一樣的,就是把一種源語言轉換成另一種目的語言,讓不懂源語言的人也能明白。所以,好的翻譯應該渾然天成,讓人們忘記有翻譯這回事。而不好的翻譯,則經常提醒你,不懂源語言是多么痛苦。電影字幕翻譯的任務也不例外。
 
近正在公映的《黑衣人3》《馬達加斯加3》的字幕翻譯,引起很大的爭議。原因是翻譯者把網絡流行詞匯和中國特有的娛樂符號移植到字幕中。不但有“坑爹”、“穿越”、“傷不起”、“Hold不住”、“世界那么亂,賣萌給誰看”這樣的網詞新語,還修改電影臺詞的原意以適應流行語。
 
在《黑衣人3》中,有這樣一句臺詞:“說真的,我都不確定這是不是肉……我好像看到里邊有顆牙,還是爪子、蹄子什么的。 ”翻譯者聯系國情,給翻成:“我說過幾遍了,別隨便吃路邊攤……我真懷疑他們用的是地溝油、瘦肉精。 ”另一段臺詞:“也活得比我寂寞呢,畢竟你是后一個活著的伯格羅多人。 ”被翻譯成:“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考慮到這是一個發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的故事,而這些時髦的翻譯,卻把觀眾一會兒拉回到當代中國,一會推送到唐朝,不能不讓人疾首蹙額。
 
更令人難耐的是《馬達加斯加3》,片中的河馬對長頸鹿說:“我們可以組成夫妻檔,就像小沈陽那樣! ”企鵝則說:“你以為我是趙本山嗎?你把這里當《星光大道》?”還有:“我們的飛機到時候比趙本山的飛機還牛! ”如果這個譯者不是趙家班的弟子,實在解釋不通為什么連河馬都要沾趙氏的榮光。
 
把源語言的掌故、修辭置換成目的語言的用典、俏皮話,是一種常見的翻譯技巧。恰當使用會給譯文增色不少。在上海電影譯制廠配音的《虎口脫險》中有一句:“這個英國人真哏兒”,令很多人記憶深刻。還有《里約大冒險》中,把“猴子做不了鳥類的事”翻譯成“這些猴子啥鳥事都做不好”;《功夫熊貓》中,把“內心的平安”翻譯成“淡定”,都是恰當“本土化”的例子。
 
然而,不考慮具體情境,任意置換掌故,效果就適得其反。臺灣有個退伍軍人席代岳,喜歡翻譯關于古希臘和羅馬的經典。內地引進了他翻譯的古羅馬普魯塔克的《希臘羅馬名人傳》,讀之令人噴飯。席君喜歡用舊體詩翻譯書中詩歌,于是有了這樣的翻譯:“諍友如管鮑,可貴勝珍寶”。還有把古希臘人的詩譯成“尋章摘句無足論,語不驚人死不休”、“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詩句來,讓人懷疑杜甫和文天祥剽竊了古希臘人.
 
同樣是翻譯古希臘的著作,已故希臘文學翻譯大師羅念生就非常嚴謹。他翻譯荷馬史詩時,一律不壓尾韻,因為荷馬本來就是不押韻的。《羅念生全集》中還提到一個例子,英國學者默里翻譯歐里庇得斯悲劇時,在“夜”字上加一個“黑”字,他的弟子、著名現代派詩人T·S·艾略特便說老師這瞎子“把歐里庇得斯弄死了”。
 
雖然翻譯電影字幕不需要像翻譯古典名著這樣嚴謹,但是不錯譯、不亂譯是基本的要求。好的字幕應該是跟鞋子一樣的東西,讓觀眾感覺不到它的存在,而不是像現在的一些字幕翻譯者,把牙慧當幽默,把肉麻當有趣,處處強調自己的存在,玩命逗觀眾笑。問題是,觀眾的目的是看電影,不是來接受附贈的廉價娛樂的。所以,作為字幕譯者,能否做到“信達雅”并不重要,但至少應當學會克制,做到準確通順、貼合人物故事,服從全片節奏,語言不花哨,不胳肢觀眾即可。這說說容易,做起來挺難,因為這是一個過度秀自己的時代,這又是一個笑病泛濫的季節,從舞臺劇到影視,到處都洋溢著罐裝的笑聲。在這種情況下,原本退居幕后的翻譯,都跑到聚光燈下搶話筒、講不好笑的笑話,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在線下單
需要可靠的翻譯服務?具體咨詢,請致電唐能
400-693-1088
也可以輕松下單,快捷方便,唐能會有專業的翻譯客服主任在24小時內聯系您
微信客服
返回頂部
Copyright 2006-2012 Talking China - All rights reserved.
夜色福利院在线看